'>

快捷链接

国际思想周报|脸书的数据丑闻:如何监管“黑”科技? 当前位置 : 主页 > 香水 >

国际思想周报|脸书的数据丑闻:如何监管“黑”科技?

来源:http://www.hesilong.cn 作者: 发表时间 : 2018-08-06 12:37 浏览 :
自从上周末国外各大新闻媒体开始爆料Facebook滥用数据的丑闻之后,Facebook的市值直线下降,一周之内就损失了580亿美元。
Facebook的数据泄露
Facebook陷入滥用数据的丑闻中。视觉中国 图
这一周的灾难背后的原因其实在几年前就开始了——《卫报》通过采访其中的关键人物Christopher Wylie,了解了这一起丑闻的详细过程。事情最早可以追溯到2007年,当时两位在剑桥大学的心理测量中心(Psychometrics Centre)工作的两名心理学家开始利用定量方法测量人们的性格。他们在Facebook上开发了一个性格测试程序,吸引人们参加,再收集这些人平时点赞的数据,以此将人们的性格用点赞倾向的方式呈现。2013年,这项研究的主要成果首次发表,立即就吸引了各种各样的人,其中包括Christopher Wylie,一名极其擅长数据分析的博士生。Wylie与一家叫作SCL Elections的公司联系到一起,这家公司专长于国防和竞选业务,而它的首席执行官Alexander Nix提出愿意让Wylie担任研究主任的工作,给予他充分的自由。Wylie就在这里接触了“信息战略”的概念:通过大数据分析为用户画像,掌握其偏好,再诱导改变用户的想法。当时美国右翼媒体Breitbart的主编Steve Bannon注意到了这家公司,他带来了重要的共和党资助人Robert Mercer,他对SCL Elections的投资最终促使Cambridge Analytica公司诞生。
为了证明这种预测方式的有效性,Cambridge Analytica需要使用Facebook用户的数据,但是最初发表研究成果的两位剑桥大学心理学家不愿共享他们的数据。此时,另一位重要人物Aleksandr Kogan出场,这位剑桥大学的研究员建立了一家商业公司Global Science Research,并且愿意直接复制之前剑桥大学的研究,收集Facebook用户的数据。他又创建了一个新的性格测试程序,并且在测试时要求每个测试者允许程序获得他们好友的数据,因此虽然只有32万人参与了测试,但实际上这一程序通过测试者的好友获得的数据规模远超这个数目,尽管这些好友并未同意参与测试。
随后,有证据表明这一研究的结果开始被应用到政治目的之上。通过详细研究Facebook用户的性格和他们爱好的内容,竞选团队可以采取“精准投放”(micro-targeting)的方式,为这些用户推送特赌博游戏棋牌网站定的政治广告,以此来影响选举结果。有报道认为这家公司的数据帮助了美国共和党候选人Ted Cruz,也在英国脱欧公投中发挥了作用。有怀疑者也认为特朗普当选与这家公司所获得的数据有关。
根据Facebook的用户协议,搭载在Facebook上的程序所收集的数据不能销售,因此Kogan的行为显然违反了Facebook的规定。但是Facebook直到2016年才发现这一漏洞,此时距离Kogan违规收集数据已经过去两年。Facebook发邮件要求删掉这些数据,并向他们提供证明。2014年已经从Cambridge Analytica离职的Wylie删除了数据,但是根据扎克伯格接受Wired采访时提供的信息,Cambridge Analytica提供了伪造的证明,而事实上没有删除数据,最终导致本周的丑闻大规模爆发。
但是用户数据泄露的新闻出现之后,扎克伯格却用了长达5天时间才做出反应,这种缓慢的反应受到了广泛的指责。Wired认为这对于Facebook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损害”:扎克伯格始终在尝试将Facebook打造为一个亲民的体系,淡化正式的机构和组织,建立一个人际关系的网络——而扎克伯格本人正是所有Facebook用户的“头号好友”。这一次,在所有用户的数据都遭到了严重的威胁时,扎克伯格却选择了长时间的沉默,这对于始终信任他的用户造成了巨大的打击。《大西洋月刊》则认为,Facebook长期以来都试着进入公民社会的领域,它鼓励人们研究像它这样的社交媒体会给人带来怎样的影响——或者说,它一直在努力成为社会生活的核心部分。但在这最重要的时候,Facebook却没能及时担负起责任。
上一篇:仗怎么打,兵就怎么练 下一篇:没有了